辣炒蛤蜊 | “赞美师娘”论文作者被处理,拍马屁获利的土壤更该清除

最近,“赞美师娘”的马屁论文作者被处理了,还追回了200万国家科研资金。对于学术界来说,真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

据报道,徐中民因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中提供大量虚假信息,已被作出相应处理:追回已拨资金,取消徐中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资格2年,给予徐中民通报批评。这算得上迟来的正义。

今年1月,研究员徐中民的一系列马屁论文震惊了社会各界。在此,让我们再欣赏一下其中的“佳句”:

“导师上海人,国栋之名实,手持倚天剑,学海驾云涛;师娘慈溪女,容德美如玉,守着芙蓉剑,厨房舞翩跹。”“导师日出其中高士卧,师娘月明林下美人来;导师移山造海在胸怀,师娘布衣围裙生光辉;导师挥毫落笔如云烟,师娘恰如玉树临风前;导师人老志亦轩,师娘人老韵亦绝。”“我们赞美导师,你是无穷的源泉,让弟子们思涌吞笔;我们依恋师娘,你有母亲的情怀,让弟子们溪中荡漾”……

其辞藻华丽,化用了《道德经》等诸多传统经典中的句子,显然是抒情散文的路数。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这居然还是“生态经济学”论文,且论文颂扬的导师程国栋,正是发表文章的核心期刊《冰川冻土》之主编。于是,“马屁论文”的质疑声不胫而走。

客观而言,一名学者有权在学术方面自由探索,即便是探索导师和师娘的家庭生活,也与他人无关。一个学生有权赞美导师、师娘,甚至于“拍马屁”也可以理解。但是,这种将歌颂导师家庭生活的论文,发表在自家主办的研究“冰、雪、冻土和冰冻圈”的学术期刊上,就有问题了。这样的论文符合期刊的学术定位吗?文章又是怎么发出来的呢?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吗?

事发之后,《冰川冻土》主编、两院院士程国栋引咎辞去期刊任职,徐中民却一再诡辩。这显然不能给该事件画上句号。更值得追问的是,“赞美导师师娘论文”所属的项目,还获得了200万元国家基金的资助。众所周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主要来源于中央财政拨款。是谁允许国家的钱来赞助这样的“研究成果”的?

如今,徐中民终于被处理,科研资金也被追回,算得上对马屁论文事件的一个交代。这是一记警钟,警示科研工作者搞学术不能阿谀奉承、肆意造假,否则最终难免“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前途又丢名。

当然,更需要反思的是,出现这种奇葩现象的土壤。对知识分子来说,“风骨”二字值得拥有,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而这种“拍马屁获利”的腐臭闭环更为惊人,当今学术界有多少这样的腐臭闭环,又有多少人从中获利?是不是只要写得没这么恶心,侥幸没有被揪出来暴打,就没事了?是不是出事之后一经切割,就又是好人一个、高人一个了?此次徐中民被处理,从通报中看是因为他“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中提供大量虚假信息”,假如没有这一细节,又能怎么处理他呢?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讲的是报应。而如何让底线沦丧、作奸犯科者都受到应有的处罚,则是机制和红线问题。在学术领域,如何完善机制,明确红线,终身追责,仍然是当下需要重视并解决的问题。

学术土壤干净了,才能少生奇葩。追责机制完善了,才能少滋乱象。只有根本问题解决了,学术界才会有风清气正可言。(青岛日报/观海新闻  评论员 王学义)

责任编辑:张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