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公交女指挥官”退休记:最好的告别,是等待最后一班车回场

青岛日报社/观海新闻12月6日讯 12月5日晚10时30分许,215路最后一班公交车缓缓驶入团岛停车场,见此情景,调度员谢建青轻轻松了一口气,和往常一样,起身关好电脑准备下班回家。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她的最后一班岗。10时40分,215路末班车驾驶员停车后走进调度室,拉起谢建青走到车辆前合影留念。随着手机镜头“咔嚓”一声,意味着谢建青从事了22年的调度工作已然结束。至此,她的职业生涯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初入职场:售票员岗位感受酸甜苦辣

1992年,20岁的谢建青进入公交工作,成为6路线的一名乘务员。那时车辆条件简陋,夏天没有空调、冬天没有暖风。一到夏天,身材矮小的谢建青挤在乘客中间卖票,就像处在一个大蒸笼中一样,一天下来,她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辛苦的工作让年轻的谢建青几次打了退堂鼓。但当她看到6路的先模前辈们坚守岗位敬业奉献、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时,又一次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以乐观的态度面对工作,夏战酷暑,冬战严寒,营运一线的酸甜苦辣,成为她宝贵的工作经验。

岗位转换:调度一线大展身手

1999年,361路、362路线开辟新线路,在面对调度员紧缺的情况下,谢建青从一众售票员当中脱颖而出,凭借着出色的售票工作,转岗成为了一名调度员。面对调度工作,谢建青是陌生的,因为是新线路,又没有师傅带领,连驾驶员也认不全,谢建青只能自己摸索着前进。“那时上厕所的路上遇到个驾驶,我都会仔细想想这个驾驶员叫什么名字,今天上的什么班。”从不会到会,从陌生到熟悉,短短的一个月,谢建青已经逐渐熟悉了调度员的工作。

“那时,调度发车还不像现在这么智能,都是靠签路单发车的。”谢建青告诉记者,车辆什么时候发车、间隔多久发车、哪个驾驶员上班、每天跑几圈……这些信息对于调度员来说,脑子里必须要有数。此外,每天哪几个时段车流量大,哪条线路哪几个路段爱堵车,如何合理调整班次,这些庞大的信息量,也是调度员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一遇到高峰时刻,调度员还必须走出站房签路单,遇到雨天,为了让驾驶员少淋雨或者不淋雨,谢建青还会打着雨伞到驾驶室,方便驾驶员签路单。当时的调度工作非常繁琐,作为60多名驾驶员的“总指挥”,谢建青每天都要填上百张路单。有时候下晚班睡觉之前,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都是密密麻麻的发车时间点。

2001年9月,215路线开线,作为一名“老”调度员。谢建青肩负重任来到了团岛,担任起了团岛场站当时唯一一条215线路的发车工作。后来路线不断增加,从1条线增加到6条线,而谢建青在这里一待就是22年,从361路、362路到215路、21路、217路,从最初的副站到现在的主站,谢建青已经记不清自己发过多少部车了。她在调度员的岗位上,见证了上千名驾驶员的来来往往,也见证了岛城公共交通行业的变迁与发展。

智慧升级:智能调度系统带来新变化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青岛公交启用了智能调度系统,繁琐简陋的路单被淘汰,迎来了智能调度的新时代。谢建青告诉记者,智能调度系统启用后,为她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复杂繁琐的线路信息、车辆信息、路况信息,通过计算机都能一目了然,还能通过车载监控实时查看车内外情况,能在线给驾驶员发送营运指令,大大减少了调度员的工作量,也提高了发车的准点率。

“以前乘客丢了东西,调度员只能等车辆回到场站以后去车厢查找,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找到。现在有了智能调度系统,哪怕乘客记不住自己乘坐的哪辆车,调度员都能通过乘客乘车的大概时间,锁定前后三辆车,通过智能调度系统在线给驾驶员发送寻物信息,成功寻回失物的概率达百分之九十。”谢建青记得2016年的一天,一位贵州来青读书的大学生乘坐217路线换乘隧道线路,因随身携带的物品较多,下车时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落在了公交车上,焦急之余,女学生拨打了调度室的电话,谢建青了解情况后,立即排查车辆,利用智能调度系统发布信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为这位外地大学生寻回了电脑,也安抚了她初来异乡的紧张情绪。谢建青告诉记者,工作中,像这样通过智能调度系统为乘客寻回失物的例子比比皆是。

2015年,谢建青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她不仅在岗位上干出了出色的成绩,更积极参与到志愿服务活动中,定期看望空巢老人,走上站头宣传防疫知识等,已近退休的她,依然热情不减,不断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如今,谢建青正式退休,离开了自己坚守多年的调度员岗位,她的徒弟孙文萍接替她继续奋战在调度一线。“人虽然退休了,但心不能退休,接下来我也会继续坚持志愿服务,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继续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谢建青说道。(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周建亮 通讯员 衣彦飞)

责任编辑:王凤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