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万元一针降至3万元!天价罕见病药进医保,SMA患儿妈妈:黑漆漆的路有了光

12月3日,国家医保局发布消息,全球首个用于治疗罕见病脊髓性肌萎缩症(SMA)的精准靶向治疗药物——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被正式纳入医保,从明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年正式在中国获批上市,售价为69.97万元,被患儿家长们称为“天价救命药”。后来在今年初降至55万元,而现在纳入医保之后,据估算,该药每针不会超过3.3万元。

获知这个好消息后,带着儿子来青就医的王女士特别激动,她的儿子小烨烨今年2岁9个月,出生5个月时被确诊患上了脊髓型肌萎缩症。作为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儿童神经系统罕见病门诊首例、也是唯一一例进行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治疗的患者家长,近日,王女士向记者独家讲述了罕见病家庭的心路历程。

终于盼来了好消息 黑漆漆的路有了光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们所有人的坚持都有了好结果,本来黑漆漆的路,突然有了亮光。 ”王女士流着泪说。

今年34岁的王女士从来没想过,2年9个月以前,自己生下的大胖小子患上的是从来没听过的罕见遗传性疾病。作为一名SMA患儿的妈妈,当得知“天价药终于进入医保”的消息后,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像是宣泄,但更多的是感恩。 “不记得看着新闻哭了多长时间,只记得眼泪一直淌,一直淌……”这眼泪中,有感动,有高兴,也有希望。

烨烨与妈妈王女士的合照。

用于治疗罕见病脊髓性肌萎缩症(SMA)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年正式在中国获批上市,售价为69.97万元。患儿第一年需用药6次,往后每年用药3次,终身不停。 5毫升的药水近70万元,一毫升是20滴,一滴就是7000元。这份“天价救命药”,后来降至55万元,全国统一价,而在这次纳入医保之后,据估算,该药每针不会超过3.3万元。

王女士告诉记者,消息一出,她所在的一个SMA康复微信群里的所有患者家长都高兴坏了:“终于等到了! ”“我们这一路的苦被看到了,感谢国家! ”“一边看,一边哭,太激动了”……他们日日夜夜翘首以盼的心终究落了地。 “时不时地群里就会有消息,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纳入医保的动态和进展,这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

奔波在医院和家之间 心中始终有一份坚守

王女士家住潍坊寿光,儿子小烨烨今年2岁9个月,出生5个月时被确诊患上了脊髓型肌萎缩症。 2021年6月,小烨烨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儿童神经系统罕见病门诊,注射了第一针诺西那生钠,也成为目前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用该药治疗SMA的第一例和唯一一例患者。到目前为止,小烨烨已经注射了4针,第一年的治疗还余2针,共支付的费用是55万元。

诺西那生钠一旦打上,对SMA患儿来说就得坚持一辈子。打上一年针,第二年如果不打,患者的病情就会退化到打针前,就相当于第一年的针白打了。 “想尽办法凑出这55万的治疗费用后,我们还不敢想第二年、第三年治疗的事儿。所以,这半年我一直在等,等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被纳入医保的消息。 ”幸运的是,王女士和小烨烨终于等到这个喜讯。

“我非常感谢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的专家们,给了我坚定走下去的力量。 ”今年,在居家治疗了两年后,小烨烨出现了呼吸衰竭等各种问题,“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就那么没了,所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凑足了治疗费用,来打针搏一搏。 ”王女士带着小烨烨到青大附院打第一针诺西那生钠时,医院专业的力量让她更坚定。 “专家得知情况后,立即组织了各学科会诊,包括康复科、营养科等,将我过去从没在意过的细节一一细化,提醒我注意,给烨烨制定了专门的治疗方案。 ”从打上第一针起,王女士就带着烨烨每隔一段时间从老家来一次青岛,办住院、打针、观察、回家、照顾、再数着日子来青岛……这条与死神赛跑的生命线,在青岛与家乡之间往复,王女士不知道能继续多久,但她心中始终有一份坚守。

爱笑的烨烨与爸爸一起玩耍。

北京求医确诊罕见病 医生建议“抱回家”

罕见病就像一个巨浪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每一次求医的历程都是煎熬,王女士与丈夫仍然在坚强地硬撑着。

“还记得烨烨5个月以前,那时他翻身、抬头、挥动胳膊等动作都没有任何问题。直到5个月的时候,我们发现烨烨不会蹬腿。当时内心也犯了嘀咕,一般孩子到了这个月份蹬腿都没有问题,但在烨烨这儿却是个难题。 ”6个月大的时候,王女士突然观察到烨烨不仅没有随着年龄增长学会新的动作,连之前翻身、抬胳膊的动作的幅度也变得更小。随后,王女士和丈夫便带着烨烨去往了当地的医院。 “当时医生也没发现问题所在,说可能是缺钙引起的骨头比较软。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补钙,烨烨迟迟没有好转,我们便开始着急了。 ”两人收拾好行囊,带着烨烨去了北京求医。

“北京的专家建议我们做个基因检测,在等待结果的一个月里烨烨还发生了肠梗阻,我跟孩子爸有些不知所措。 ”王女士回忆称,一个月后基因检测结果出来了,烨烨被确诊为SMA。并且医生告知,按当时的情况,孩子可能活不过两岁。 “抱回家吧! ”医生给出建议的那一幕,王女士永生难忘。简简单单4个字,让王女士与丈夫大脑一片空白。在此前,他们从未关注过什么是基因疾病、什么是脊髓性肌萎缩症。考虑到实际家庭情况,连医生都不推荐的天价药物治疗,更让一家人对孩子生的希望低到了极点。

天价药费难以负担 丈夫辞职照顾孩子

自从烨烨患病,王女士夫妻俩没睡过一个好觉。烨烨经常会因为呼吸困难被憋醒,严重的时候刚入睡就会憋醒,反反复复。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烨烨情况更危急了,原来在康复训练下,他还能挥动小手、拽拽衣角,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烨烨甚至连手指都不能动弹,也不断出现呼吸暂停。

唯一的治疗方案就是使用救命药——诺西那生钠,但它的价格是王女士这样一个普通家庭难以承担或是根本不敢想的。 “最初一针诺西那生钠的价格高达69.97万元,按照第一年打6针,以后每年打3针来算,即使是加上援助计划的补贴后,打一年针平均也要花费约110万元。 ”王女士和家人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去给烨烨打针。但不用药也不能放弃希望,他们自己承担起了照顾烨烨的真正挑战。

因为烨烨逐渐出现呼吸困难的现象,需要使用呼吸机帮助呼吸。每天必须有陪护人时刻看守着,丈夫干脆辞去工作在家全天看护烨烨,王女士则外出工作维持生计,“那时候除了工作时间,其他时间都在搜资料,学康复知识,甚至急救知识,怕有一天用得上。 ”

危急时刻来青治疗 打完4针病情好转

基因治疗费用不仅高昂,而且部分罕见病的诊断和治疗技术,国内只有寥寥几个发达地区具备。王女士加入了一个全国的SMA康复交流微信群,看到了许多不幸的家庭不同的样子,听到了许多罕见病患儿的悲伤故事。常常会发生前几天还活跃在群里,交流康复训练手法、最新的药企消息的家长,突然再也不说话了。 “每一天基本都有 ‘我家孩子变成小天使离开了’‘谢谢你们的陪伴,要坚强地走下去,我会继续为你们加油’这种话出现在群里。有一天,我都不敢数不敢面对,有三四个孩子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不敢多想,只能往前摸黑继续走。 ”

在打针之前,王女士和丈夫能做的就是好好护理孩子,不让孩子的发育落下太多,然后努力工作赚取治疗费用。转机出现在2021年年初,诺西那生钠降价了,从原先每年需要花费约110万元,降到55万元。与此同时,烨烨的呼吸障碍也越来越严重了。不能再等下去了,今年6月,烨烨终于在青大附院打上了第一针诺西那生钠。到现在,烨烨已经在青大附院打完了4针诺西那生钠,身体情况与以前比有了明显进步:胳膊抬得更高了,腰腹力量和腿部力量都增强了。尽管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使用呼吸机,但是再没出现过呼吸暂停的情况。

求医路上,烨烨在爸爸的怀里观察这陌生的世界。

王女士闲下来时也常会跟小烨烨念叨着,“宝宝,你要加油,妈妈会陪着你一起努力。 ”获知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被正式纳入医保的消息,王女士表示,“国家在为我们治得起病而努力,我们也不能放弃。 ”一旁的小烨烨似乎听懂了妈妈的话似的,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咧着嘴天真地笑了起来。

鲜为人知的SMA

脊髓性肌萎缩(SMA)是一种遗传性神经肌肉疾病。这是一种由于脊髓前角及延髓运动神经元变性,导致近端肢体和躯干进行性、对称性肌无力和肌萎缩的神经变性病。据估算,我国新生儿SMA患者每年新增1200人,存量患者约3万人。这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被列为第二常见的遗传性神经肌肉病,位列2018年5月国家卫健委等部门联合制定的《第一批罕见病目录》的第110号,主要就是由于SMN1基因致病性变异,导致SMN蛋白缺乏,引起进行性肌无力和肌萎缩。

中国约有患者2万-3万人

按照疾病严重程度,SMA分为4型,1型6个月内起病,从来不能独坐,2岁以内死亡;2型6-18个月起病,从来不能独站,平均寿命25岁;3型幼儿期起病,能独站,独走;4型成年期起病。每年新发患者数大概850人,中国现在约有患者2万-3万人,近80%为1-2型,因此,SMA也被称为2岁以下婴幼儿的“头号遗传病杀手”,是儿科神经肌肉病非常重要的一个疾病。

青大附院儿童神经内科张颖主任表示,SMA在罕见病中并不少见,常规人群中,SMA致病基因的携带率非常高,约2%,即50个普通人中就有一个是携带者。一旦夫妻双方同为携带者,则每一胎生患儿携带的概率为25%,生无症状携带者的概率为50%,生一个健康孩子的概率为25%。数据显示该病在新生儿中发病率约为1/6000—1/10000。

患儿位于脊髓前角和下脑干中的运动神经元丢失、变性,从而导致严重的肌肉萎缩、无力,患者连普通的翻身、蹬腿、爬行都难以实现,最终SMA患者可能丧失行走能力,并出现呼吸、吞咽障碍,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在最常见的类型中,患者腿部无力的情况通常较手臂处更为严重。有时,吞咽和呼吸功能(比如呼吸、咳嗽、清除气道分泌物)也会受到影响。当参与呼吸和咳嗽的肌肉受到侵害而变得无力时,就会增加患者罹患肺炎和呼吸道感染的风险,也会造成患者睡眠时呼吸困难。但患者的思考、学习、与他人社交互动的能力并不受影响。很多人不知道,SMA患儿虽然全身退化,但这并不会直接导致死亡——真正会夺走患儿生命的是随着病情的进展,肌无力可进一步导致骨骼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及其他系统异常,其中呼吸衰竭是最常见的死亡原因。

孕期预检很难发现

“据我所知在青岛也有20多名患者,他们有的并不在青岛当地治疗。遗憾的是,常规的孕检产检,不包含基因检测,更加全面的产检孕检也不包含这一项,除非备孕者知道这种病,主动愿意检测夫妻二人的基因,或者在孕12周或16周进行胎儿的基因检测。 ”张颖告诉记者。

2020年8月,北京美儿脊髓性肌萎缩症关爱中心等共同发布的 《中国SMA患者生存现状白皮书》显示,因SMA多为婴幼儿期起病,登记时患者的年龄普遍偏小,平均月龄为68.75个月,登记患者当中超过半数在7至18个月龄之间发病。超过40%的SMA患者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确诊,但随着近年来国内分子诊断学与临床医学工作者的大力关注与推动,各型SMA患者确诊的时间都在显著缩短。与很多罕见病一样,SMA患者多年来面临确诊难、确诊时间长等问题,疾病诊而能治成为每个医生的心愿。

SMA的可怕之处在于致死致残率极高。作为遗传疾病,SMA尚无办法根治,一些重症患儿甚至无法活过两岁。即使是相对症状较轻的其他类型患儿,仍需要依赖终身用药控制疾病进程。在SMA患儿的世界里,如果没有规范化医学干预,患者面临终生残疾,甚至因病离世。但患上SMA并非完全没有希望,张颖表示,有SMA 3型患者到了40岁还能很好地维持走路功能。

SMA早期症状有哪些

张颖提醒家长,SMA患儿最典型表现为运动发育落后,即孩子正常运动发育为竖头、翻身、坐、爬、站、走这样一个过程,但是这类孩子从早期可以发现全身松软非常严重。

如果父母发现孩子到三个月,头仍枕不住,特别软,四肢活动相对较少,但智力、发音、眼神又与正常孩子无异,运动发育和同龄孩子相比明显偏落后且松软,要警惕SMA,这是该病的常见表现。

另外,识别孩子是不是松软,最简单的检查方法是,让孩子趴在家长胳膊上,如果像一个拱桥搭拉下来很难把头抬起及四肢蹬起,头下垂腿下垂,可以帮助识别。如果发现上述症状,应及早到医院接受进一步临床检查及基因检测。

“尽管这种病不能完全治愈,但是我们还推荐早发现早治疗?这是因为通过及早用药或是康复训练能够延缓疾病进程,让患儿有一个相对轻松的儿童时期。 ”张颖告诉记者,该病的诊治需要儿童神经专业、呼吸专业、骨科/脊柱专业、康复专业、临床营养专业等多学科的综合管理和评估,最大程度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也会越来越关注孩子们心理的问题,诊疗上做得越来越细,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做得越来越多。“像这一次,针对烨烨我们就联合了很多科室进行综合诊疗,希望能够提供全面的诊疗方案。 ”

全球定价均高昂

对于罕见病患者而言,无药可医是一种莫大的痛苦,而有药用不起又是另一种不得不面临的困境。诺西那生钠是全球首个精准靶向治疗SMA的药物,通过提高SMA患者的SMN蛋白水平,改变疾病进程并改善预后,是用于治疗罕见病脊髓性肌萎缩的特效药,在药物使用方面,公立医院实行药品零加成。据介绍,针对SMA的药物研发进展非常快,中国已获批两种有效治疗SMA的疾病修正治疗药物,目的都是增加全长SMN蛋白的量。其中一种便是鞘内注射的反义寡核苷酸类药物——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该药由美国罕见病药物研发公司渤健公司开发,于2016年12月23日首次在美国获批。2019年2月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引入国内。

用于治疗SMA的诺西那生钠,已经不是第一次引发关注和争议。2020年,一则“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特效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中国市场上一针能卖70万元人民币,而在澳大利亚只卖41澳元(折合人民币205元)”的新闻曾在网上发酵。

此后国家医保局、生产方进行了回应。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生产方渤健生物2020年8月表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已在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在美国,诺西那生钠的定价为12.5万美元/针(约合人民币86万元),首年费用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1万元),之后每年花费37.5万美元。其中,在获批的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中,4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了报销,其中包括澳大利亚。“41澳元并不是诺西那生钠本身的药价,而是报销后患者的自付费用。”北京市美儿脊髓性肌萎缩症关爱中心负责人表示。可见,“国内70万元,国外205元”的说法是混淆了概念。

药价为何居高不下

罕见病药物价格多不菲。据统计,除了诺西那生钠以外,治疗黏多糖贮积症的拉罗尼酶、艾度硫酸酯酶β、依洛硫酸酯酶α,年治疗费分别约为139万元、225万元、155万元,戈谢病的药物伊米苷酶年治疗费约为163万元,庞贝病药物阿糖苷酶α年治疗费约为144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天价药”之所以“天价”,一是研发投入巨大,包括时间和金钱。时间上,开发一个新药一般需要花费15-20年;金钱上,2014年美国塔夫茨大学药物发展研究中心报告显示,开发一种新的处方药平均成本已经达到了26亿美元。药品的专利期一般是20年左右,如果上市后的十几年里不能高价收回成本,那么等专利期结束可以自由生产了,成本则更难收回。所以在专利保护期内,药品价格都非常贵,这是为了收回研发成本。更何况类似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这样用于预防、治疗、诊断罕见病的药物,研发投入巨大,但患病人群极少,即使成功上市也很难通过规模效应降低售价。二是存在流通环节成本,其中包括重新临床试验、税、营销及其他隐性成本。

病情稳定时的烨烨永远展露微笑。

探索更多救助方式

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中,7种罕见病用药通过谈判方式进入医保目录中。罕见病又称 “孤儿病”,是指那些发病率很低、很少见的一类疾病,一般为严重的、慢性的、遗传性疾病,且常常危及生命。

“遗传病无法消灭,在人群中有一定的发病几率。患者得病,就意味着他替别人承担了其中的一个患病几率,因此全社会都应该关注和帮助罕见病患者。对于罕见病的救治,光靠国家不现实,仅靠个人不公平,需要全社会合力解决。”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儿童神经内科张颖主任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同时,不少业内人士也提出了更多看法。一些高值药物即使进入医保目录后,部分患者仍可能难以负担,还需要探索更多的创新支付方式以进一步缓解患者和医保的支付压力。例如,一些药企通过慈善援助项目一定程度上降低用药门槛。之前,我国诺西那生钠已在多个省市开展了援助项目:患者自付第一针后,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赠送后3针,两个月内打完这4针,则从第五针开始“买一送一”,每隔4个月打一针。

一些城市对于罕见病药物的治疗保障也在不断探索。以诺西那生钠为例,目前安徽、浙江、广东、四川、山东、江苏、上海、江西和内蒙古都有针对罕见病药物的医保及商保探索。例如四川省在成都市率先推出了罕见病用药保障政策,将包括诺西那生钠在内的7个罕见病药物纳入该市的大病医疗互助补充保险保障范围,SMA患者使用诺西那生钠治疗,每年只需支付6万元,剩余部分由医保报销。这6万元还可以走成都市的商业保险再报销3万多元,符合条件的患者实际每年只需自付2万-3万元。浙江试点的罕见病专项基金保障模式,是由每一名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按照每年2元的缴费标准建立罕见病用药保障专项基金,通过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逐层分担的形式,为患者负担一部分治疗费用,最高报销比例能达到90%。近两年各地还推出了一种特殊的商业保险——普惠险,被认为是促进天价罕见病药物可及的另一个办法,截至今年7月底,北京、福建、四川等多个地区均已将罕见病纳入到普惠险中。

互动征集

罕见病诊治的研究是挑战,也是未来医学发展重大突破的方向。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罕见病负担大国。近些年,国家有关罕见病的政策也不断出台,在取得令人欣慰的进步的同时,罕见病诊治的现状仍不容乐观。公民健康权是公民享有的最基本的人权,罕见病患者更应该被关爱。如果你是一名坚强勇敢的罕见病患者或家属,或者你周围有这样的朋友,又或者你是了解罕见病诊疗的 “白衣天使”等,欢迎拨打青岛早报热线82888000,告诉我们这些令人感动的故事,让所有坚强的声音都能被听见,让未来的公共政策更友好,人民生活更美好,这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观海新闻/青岛早报记者 杨健 徐小钦)

74种新药纳入医保

包括7种罕见病用药

最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结果“出炉”。国家医疗保障局3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本次调整后,74种新药进入目录,包括谈判调入的67种独家药品和直接调入的7种非独家药品,其中谈判成功的独家药品平均降价61.71%。

记者了解到,117种药品被纳入此次医保药品目录谈判范围,从谈判结果看,94种药品谈判成功,成功率为80.34%。另有11种临床价值不高、可替代性强及近几年在国家招采平台采购量较小的原目录内药品被调出。

据悉,此次调整的新纳入药品共涉及21个临床组别,补充肿瘤、慢性病、抗感染、罕见病、妇女儿童等用药需求,患者受益面广泛。例如用于治疗淋巴瘤的奥妥珠单抗注射液、阿尔兹海默症用药甘露特钠胶囊、糖尿病用药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等。

本次调整实现部分目录内药品再次降价,为性价比更高的药品腾出基金空间,成功实现药品保障升级换代。同时,在保证基金安全的前提下,部分药品的支付限定被取消,扩大受益人群,大幅提升药品可及性和用药公平性。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调整纳入7种用于治疗罕见病的药物,进一步缓解患者经济负担。包括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治疗多发性硬化的氨吡啶缓释片、治疗法布雷病的阿加糖酶α注射用浓溶液等。

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黄华波说,自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以来,已连续4年开展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累计将507个药品新增进入全国医保支付范围,同时将一批“僵尸药”等调出目录。

这次目录调整后,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总数为2860种,其中西药1486种,中成药1374种。(新华社)

扫码查看入保新药目录

责任编辑:郝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