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机中育新机 于变局中开新局 | 即墨智造,逐浪资本市场


2020年10月4日青岛日报01版

即墨智造,逐浪资本市场

对每家重点拟上市企业配备一名懂企业上市业务的“管家”,通过“一包到底”确保上市各环节“不卡壳”

9月11日,深交所内,当天上市的森麒麟收盘价达到27.3元,较发行价上涨43.99%,企业市值达到177.4亿元。这是今年青岛企业第四次上演令人心潮澎湃的创富故事,此时,距离上一家企业酷特智能在深交所上市仅仅过去两个月,巧合的是,两家企业身上拥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即墨智造”。从制造到智造,是即墨制造业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应用,以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推动传统产业生产、管理和营销模式变革的结晶,是制造业由大到强的必由之路。

走在全球行业前列的智能工厂

在森麒麟轮胎两万多平方米的车间里,10余台无人叉车来回穿梭,运送生产原料和成品。数十台不同类型的机器人在空中桁架上奔走,根据指令接续完成各自任务。对于外来参观者惊奇的眼神,几位骑着平衡车在偌大的车间内“监工”机器人的工人早已习以为常。

森麒麟是国内最早开始智能化布局的轮胎企业,早在2014年,通过自主研发的“森麒麟智能管理系统”,企业在青岛建立起智能化生产线,用数据打通轮胎生产的各个环节。在其年产能1000万条轮胎的泰国工厂,包含保安、保洁、厨师等只有700多人,而同等规模的传统轮胎制造工厂,用人量则要达到2500人左右。

伴随“机器换人”带来的用工量锐减、产品合格率的极大提升,企业更得到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2019年森麒麟实现40多亿元的销售收入,而我们全部企业职工只有2000多人,人均销售收入达到200万元,人均销售收入位列全球轮胎企业的前三位。”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金胜勇介绍,轮胎看起来“傻大笨粗”,但由于其从原材料到多数半部件到成品都是软的,所以工业互联网改造难度大。

“轮胎的这种特性,要求每一道工序的机器必须达到很高的精确度,才能真正实现智能化。”金胜勇介绍,森麒麟智能制造的模式改变了过去轮胎生产“劳动密集型”的模式,使产业走上了“技术密集型”道路。

在即墨上市后备企业队伍中,不乏“智能制造”的身影。青岛豪江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从事驱动器及控制器研发制造的企业,其产品被下游厂商广泛应用在家居、医疗、家庭护理、智能办公等领域。据介绍,2019年,该企业销售产值突破5亿元,预计2020年销售产值仍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态势。

销售产值迅速增长的背后,离不开工业互联网改造。“经过前期的自动化改造,我们的部分订制产品已可以实现下单后7至15天交货。未来几年我们还将继续投入大量资金,改造自动生产线、MES系统和实验室。届时,工厂的生产效率相较原先的生产线将再提升50%、生产员工减少30%、产品生产周期缩短30%。”豪江智能相关负责人李春荣告诉记者。

1200余家企业纳入工业互联网改造

接连两家“即墨智造”企业得到资本市场认可,看似偶然,但深究其根源,会看到某种必然性。

在青岛市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的过程中,“即墨智造”是一支极其重要的力量。据悉,该区已有1200余家企业纳入工业互联网改造项目库,数量相当于其他区市改造数量的总和,其中规上企业改造数量占到规上企业总数的一半。

“即墨的森麒麟轮胎、酷特智能等都是走在工业互联网改造前列的企业,从他们身上我们也深刻认识到,抓工业互联网改造是为传统产业赋能的很好用、很实用的办法,所以自2016年开始,我们就坚持顶格研究,成立了区级工业互联网发展办公室,聘请国家层面专家组成咨询委员会,编制工业互联网发展规划。”即墨区委书记张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即墨围绕纺织服装、汽车两大特色产业集群、9大主体企业,创出“2+9”发展路径,包括即发织染缝一体化、森麒麟轮胎智慧工厂、一汽解放云平台、酷特智能大规模定制等。这9种路径既有全产业链改造,也有供应链、需求链改造,既有全自动化改造,也有流通环节改造。

目前即墨已经建成全国首家工业互联网创新示范平台,同时每年设立1亿元专项扶持资金,引进甲骨文、思爱普、腾讯、海尔卡奥斯等150多家业内领先的服务商和服务平台,引导传统优势企业实施工业互联网改造。根据即墨区提供的数据,该区工业互联网赋能的企业,产值平均增幅20%以上、利税增长26%、生产效率提高51%、能源消耗下降23%。

精准滴灌培育上市企业

企业上市时间漫长而工作复杂,少则三五年,多则七八年,漫长的上市等待期让很多企业望而却步。对于即墨来说,2016年之前,该区只有两家上市公司,并且在2012年至2016年5年间,即墨没有一家企业上市,直到2017年伟隆阀门和英派斯上市,才解除“空窗期”,并且呈现“加速跑”的态势。

企业重拾上市信心的背后,离不开当地政府的“精准滴灌”。即墨区地方金融监管局资本市场科科长邱光明告诉记者,鉴于北方企业家在对资本市场的认识上与南方发达地区企业家有较大差距,即墨区每年组织企业家到南方上市先进地区学习,“企业家之间的一句话,比我们政府说100句话都管用。”

拟上市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改制上市、产权确认等环节,有着很大的资金压力,为了减轻企业财务负担,2017年至2020年即墨区连续三年出台支持资本市场发展的相关扶持政策,对企业上市补助提升到720万元,同时对企业上市过程中因股改增加的相关税费给予补助。

考虑到企业上市财务负担重在前期的现实,即墨把上市后的奖励资金调整为上市前的补助资金,即在企业股份制改制完成后、向青岛证监局申请辅导并验收后、向中国证监会报送首发申请材料后、成功上市等不同的阶段,分别兑现奖励资金。

针对拟上市公司前期缺少战略投资者的问题,即墨区在政府层面破题启动股权投融资,吸引社会资本合作设立各类产业基金,依托“基金+产业”模式变“招商引资”为“投资促进”。例如依托清华启迪科服团队,发起设立10亿元的启信金融科创基金,重点投资数字经济领域,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底层技术等初创期、高成长的企业。

此外,即墨还对每家重点拟上市企业配备一名懂企业上市、业务能力强的“管家”,通过“一包到底”确保上市各环节“不卡壳”。“例如豪江智能计划到创业板上市,但是企业原来的厂房是租赁的,无法达到上市要求,2018年,企业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协调即墨区科技创新园用3个月的时间为企业办理好了土地相关手续,使企业顺利开工建设,为企业上市奠定了良好基础。”邱光明说。

据了解,目前即墨区的青岛云路、青岛朗夫、卓英社等5家企业已进入青岛证监局上市辅导,力争明年正式登陆资本市场,届时该区上市企业总数有望突破10家。此外,该区还有重点上市后备企业30余家,伟东云教育、红纺文化等一批优质企业也全面开启境内外上市征程,“上市军团”后劲十足。(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王萌)

责任编辑:荣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