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探海③ | 遭遇台风“沙德尔”,“海洋地质九号”开启“见缝插针”模式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特派记者 李勋祥

青岛日报社/观海新闻桂山岛10月24日讯 经过3个多小时的航行,10月22日下午4点左右,“海洋地质九号”科考船到达桂山岛。不多时,科研人员来到工作甲板上,开始为青岛海地所自主研发的“3000米海底沉积物多参数探针及布放系统”做当前海域的浅海海试准备工作。

“3000米海底沉积物多参数探针及布放系统”浅海海试准备工作。

下午5点30分,晚饭时间到了。这时日落也开始了,但却是不好看的淡黄色。匆匆吃过晚饭再来看,只见天空中红色、紫色掺杂,霞光满天。云朵也螺旋得恰到好处,整体来看就像是一个红色的龙卷风。艇甲板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欣赏日落之余,也在谈论着科考船何时再出海的问题。

10月23日,天空阴沉。一早,观海新闻记者询问本航次首席科学家杨源,他告知“3000米海底沉积物多参数探针及布放系统”目前无法进行浅海海试。中午再问,被告知下午既无法海试亦无法出海。这就意味着“海洋地质九号”科考船至少要在桂山岛停泊一天。

桂山岛。

等待出海的空档里,观海新闻记者去拜访船长。来到船长室,一个穿着蓝白格子衫的中年男子迎了出来。他一头短发、面容清癯,这个自称“瘦的跟个猴儿一样”的人就是“海洋地质九号”的船长江泽世。

“海洋地质九号”船长江泽世。

“请坐请坐,要喝茶吗?”江泽世客气地招呼着,一点都不是想象中不苟言笑的形象。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没到青岛海地所任职之前,江泽世就在做船长,但并不是科考船船长,而是在国外的一家公司做商船的船长。

2014年,因为设计和建造“海洋地质九号”科考船,江泽世来到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2014-2015年,他参与了海九的设计,2016-2017年,他又在上海造船厂监造海九。自2017年底海九入列以来,江泽世就一直任该船的船长。可以说,他是陪着海九这条船一起“长大”的。

同样是船长,那么做科考船船长和做商船船长有何不同?江泽世笑着答道:“做科考船的船长,要做的事情很多,要求也很高,什么事都要操心,就是‘管家婆’。在操纵船只、掌握海况、设备把控等方面,科考船都比商船复杂得多。而在比较恶劣的海况下,根据水文气象等条件,确定能否进行科考,以及如何推动后续工作的展开,这都需要经验的积累和及时地跟首席科学家沟通。”

眼下,“海洋地质九号”就在经历“恶劣海况”的大考。受今年第17号台风“沙德尔”影响,我国南海海域近日出现的大风大浪,严重影响了本航次海试的正常运行。

“船长的首要职责是确保船员安全,首席科学家的任务则是完成本航次科考实验。当面临海上风浪很大、科考实验也要做的情况时,就只能见缝插针地进行。” 江泽世介绍说,为了更好地完成本航次任务,目前他们已经打破了原先的航行计划,现在尽量先做适合在浅海海试的设备试验,找到合适的时机去深海时,再一次性把深海海试的任务都做完。

责任编辑:岳文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