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游解禁满月!旅游的“寒冬”过后,内功修炼得如何?

青岛日报社/观海新闻8月18日讯 时光荏苒,转眼间青岛恢复跨省游已经“满月”,这一个月期间,从事与旅游业相关行业的人们有着怎么样的经历和故事?旅游的“寒冬”过后,他们的“内功”修炼得如何?火热的旅游季、忙碌模式已经开启,他们又在忙碌些什么?今天,就让我们走近民宿老板、景区检票员、酒店人员等,听他们讲述疫情之后不一样的旅游季。

生意在逐步走入正轨

讲述人物:崂山区王哥庄老井润生态农场场主 刘雪艳

在崂山一个小村里,有这样一个地方,里面藏着“四季”。

走进王哥庄晓望村老井润生态农场,绿色的柿子挂满枝头,山鸡在农场的角落啄食,小羊仔慢慢悠悠咀嚼着青草,远处的茶垄修剪整齐,一片茶树郁郁葱葱。充满田园牧歌气息的农场的设计者就是农场场主刘雪艳。

记者见到刘雪艳时,她正忙着给柿子树上药。每年秋天,这种名叫“次郎”的大甜柿子还没熟透,就会被预订一空。“今年青岛雨水多,天气又炎热,这些柿子树有些生了病,专家看过后刚给开了药,我得趁大拨客人还没来之前,赶紧把药涂上。最近农场里实在太忙了,客人一拨接一拨,我一直没顾上照顾这些 ‘宝贝’们!”刘雪艳笑着说。

6年前,刘雪艳和丈夫孙瑃珖结束了在上海多年的打拼生活,回到家乡崂山晓望村,开启了茶叶种植加工销售、果树种植及餐饮住宿的创业生活。创业之初,夫妻俩打理着10亩茶园,出售茶叶鲜叶。因为农场产品有些单一,刘雪艳夫妻就琢磨在茶园里栽种柿子、桃子和樱桃等。其中,改良嫁接优良水果柿子树600余棵,年产1万余斤。

“疫情期间虽然客人很少,但我们也没闲着,这30多亩的园子到处是活,整修、除草,忙的时候父母都得来帮把手。当时虽然不清楚暂停营业会多久,但我们一刻也没有放松,加紧修炼 ‘内功’,组织员工举办各种培训班、充电学习,整合资源、维护民宿、开发新菜品……”刘雪艳说,疫情期间她并没有太多的焦虑和担忧,反倒是利用这段时间,做了不少事情。

除了修炼“内功”,越来越多的岛城民宿主开始寻找“外力”。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在雕龙嘴等区域,已经有单体民宿集结成小型的联盟,通过共用保洁人员、共同接待团体顾客等方式,分摊人力成本、扩张市场渠道。 还有的民宿在开发新内容上下功夫。正如刘雪艳所说,旅游产品只拼价格是不行的,还是要借助周边优势资源发力,把内容做得充实新颖,才能更加吸引顾客。

刘雪艳在崂山区王哥庄街道经营了8间民宿,今年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对于今年的营业预期,她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园子里的7个员工都跟了我好些年了,今年首要任务是挣出大家的工资,已经不考虑能不能赚钱了。” 刘雪艳说,她在农场内开起了农家灶台宴,菜品都是自产的:槐花饼、炸崂山茶、山泉水炖山鸡,餐厅墙壁上垂挂的玉米穗和辣椒串,与餐桌上自产的瓜果、蔬菜一起,让游客体验到乡野情趣。

近期,随着旅游业的“复苏”和跨省游的放开,刘雪艳农场里的生意越来越好,每到周末热闹非凡。“上周末来了30多桌客人,平时预订情况也不错,客人大多是青岛本地的,也有部分是省外的。” 刘雪艳说,随着“寒冬”远去,农场和民宿的生意都在逐步走入正轨,她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收获的“深秋”已经不远。

游客人数接连达到上限

讲述人物:崂山风景区流清管理处检票员 苏姣

90后的苏姣是青岛崂山风景区流清管理处一名检票员。最近,上早班的她清晨4点多就要在闹钟的催促下起床,简单吃几口早饭,亲吻一下熟睡的儿子,就急匆匆开车到景区上岗。虽然忙碌,但对她来说,这样充实的生活状态,也是一种幸福。

“今年2月疫情初期,景区未开放,我被派到了沙子口街道做疫情防控工作,忙了一个多月。那时候,真盼望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盼望着景区能早日恢复开放。”3月24日,苏姣和同事终于盼来了久违的好消息,崂山风景区的流清、太清、巨峰、仰口、华严和九水游览区恢复开放。起初, 崂山景区每天只有几百人的接待量。“直到7月16日,青岛市文旅局发布恢复跨省团队游的消息后,我们才真正地感到旅游业的春天回来了,当天,我们的微信群和朋友圈里都在传递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7月17日,跨省游开放首日,崂山景区就迎来多个跨省游团队,首车游客来到景区后向我们挥手示意,他们的笑脸至今我记忆犹新。”苏姣说,景区真正的火爆还是出现在免门票政策发布后。

为了促进旅游业复苏,拉动旅游消费,包括崂山风景区在内的岛城12家A级旅游景区面向国内外游客免门票开放。8月1日到14日崂山风景区游客接待量22.3万人次,环比增长约93.9%。

“进入8月以来,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同事们常常顾不上吃午饭,大家轮流去食堂打饭。设置在手机上的景区预约满员提示时常响起,我们要及时向游客推荐其他线路或者介绍其他景区,进行分流。”苏姣说。8月1日上午、8月2日、8月8日、8月9日、8月15日、8月16日崂山风景区官方微博连续发布“九水游览区预约入园人数已达最大限量”的通知。目前,崂山景区仍严格控制日接待量不超过最大承载量的50%,并提醒前往游客务必先预约。

酒店入住率基本恢复

讲述人物: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品牌公关总监 王震

旅游业加速复苏,酒店群持续发力,为了用周到的服务、优质的环境以及特色新颖的活动留住客人,岛城不少酒店都在绞尽脑汁,打造属于自己的特色品牌活动。

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作为“北方一站式滨海休闲度假目的地”代表,7月、8月利用节假日及周末策划举办了“后备厢市集”“星光市集”“国潮市集”等多场品牌市集活动,同时嫁接小镇周末电影节,带动了周末周边游、亲子游等市场,也拉动了餐饮、娱乐等业态人气。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品牌公关总监王震告诉记者,“自跨省游开放以来,我们7月份入住率在70%左右,8月份随着旅游旺季到来、举办海洋光影狂欢节以及青岛国际啤酒节多方助力,入住率达到90%以上,其中满房状态占半个月以上。”

记者了解到,岛城现有星级酒店96家,其中五星级9家,四星级23家。8月以来,以四星、五星级酒店为代表的高端旅游住宿表现抢眼,客房入住率已经恢复至去年的90%。

心情像坐过山车 

虽然已经立秋,但青岛的夜晚依旧弥漫着潮湿和烦闷的气息。此时,青岛中国旅行社国内部副经理华磊刚刚同一位8月初参加了贵阳双飞五日游的游客通完电话,下班回家。“2799元的行程属于高端产品,价格与往年同期相比大概便宜300元。”华磊很欣慰,游客因为带着两个孩子,所以对住宿和用餐要求很高,但幸好客人回馈非常满意。

关山阻隔,来之不易,华磊终于对这个好不容易才“降生”的跨省游长吁了一口气。

接到通知 终于盼来了“重启”

一个月前,国家出台了恢复跨省旅游的通知,华磊喜出望外,“终于等到了恢复正常工作的时间,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很振奋,电话、微信里业内同行也在隔空问候。”华磊说,激动过后是一阵慌乱——整理当季热门旅游目的地产品线路,给咨询游客做线路的分析和销售;了解各旅游城市核酸检测相关规定等,第一时间告知有旅游需求的游客……经过半个月落实文件政策、进行组团准备工作之后,最近,华磊正忙着贵阳、甘肃、青海、西藏等热门方向的跨省游团队收客和对接。

“虽然只有不多的收客,即使只有10%的游客,也要有100%的掌声,这是我们旅游业者彼此传递的信心。”时隔7个月后,再次接待游客,再次听到他们的满意答复,华磊心情很复杂。

疫情突发 所有努力被归零

2020年临近春节,华磊每天仔细整理着春节出行游客的旅游计划,这已经是他在青岛中国旅行社忙碌的第13个春节。“当时我预计春节黄金周成绩不错,心里美滋滋的。”华磊也计划着利用春节假期和家人放松一下,并做好了去山城重庆的详细攻略。

“可是到了腊月二十七八,各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不断增多,已经报名的游客打来电话咨询旅游目的地的疫情现状。”华磊也感觉到了心慌。很快,很多旅游城市的室内景区景点开始关闭。“很多游客开始考虑退团问题,一遍遍打来电话。在腊月三十即将到来的前半小时,民航局、铁路局等纷纷出台了相关退票通知,我们旅行社马上成立了预防新冠肺炎疫情的处置小组,开始了春节游客的退团工作。”华磊回忆起那段经历依然历历在目,解除旅游合同,退全额旅游团费,客人纷纷表示理解,有些游客还愿意留下少部分团费作为对旅行社服务的回报,“但是我们一点也没有留。”华磊说,那时候大家相约,疫情结束后再回来参加旅游。

此时,还有一些游客已经在外省正参加旅游行程,华磊通过电话和微信了解了他们的最新动态,同时要求地接合作旅行社确保游客的安全和行程。有想中止行程的游客,就积极协调游客回程的交通票,或改签或重新购买。但是更难的是,还有很多无法立马回青游客的情绪需要安抚。“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特别失落。原本可观的春节黄金周,游客就这样一个个选择退订了。看到如雪花般的退单,大家都很无助和迷茫,好几个月的努力瞬间归零。”但是本着对游客负责的原则,严格遵守着文旅局及相关部门的规定,华磊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遭遇重创 等待中储备能量

眼看着熟悉或不熟悉的旅行社、景区、餐厅、酒店和娱乐场所都停业了,作为旅游业的最前线人员,华磊和他的同事也已经不能再去旅行社,在家等候通知,“似乎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一直到三四月份,尽管在家里,华磊仍然没有放松下来,保持着24小时不关机,随时了解和汇报相关情况。“期间旅行社还要求我们回公司开了几次小会,了解大家目前的生活状况。”华磊说,有的同事在朋友圈“带货”,有的在网上开直播,还有的在小区里搞起了生活物品食品团购……大家笑称逼急了都是“多面手”。华磊也在网上开展起电商副业。

“其他行业就像缺胳膊少腿,我们行业直接进了ICU。”那段时间业内人经常这样吐槽和自嘲。在那段不上班的时间里,华磊通过网络直播等各种渠道上旅游论坛、观看讲座,以此来了解旅游的现状和储备知识能力,好让自己“心里有点底”。

迎来复苏 变化中寻找答案

慢慢地,全国疫情开始缓解,旅行社省内巴士游在清明节前后有了客人咨询。华磊心里特别矛盾,虽然感觉到了一点渺茫的希望,但还是劝说游客等疫情更稳定一些的时候再选择出行,“一直到五一假期,都是在平淡中度过。”

今年5月19日是中国旅游日,就在那天,青岛中国旅行社选择了复工。经过了近4个月的休息,华磊看到了动力,“我们组织部门进行国内旅游线路的培训工作,争取在这段时间加强专业知识,以此来迎接旅游业的复苏。”失而复得才更觉得珍贵,大家好像经历了一段与众不同的假期,对这份工作都更认真,更有责任和使命感了。

文旅部7月14日下发文件后,全国30个省、区、市陆续开放国内跨省组团游和“机票+酒店”自由行业务。截至目前,国内跨省游重启已“满月”,跟华磊一样的旅游人的生活正一点点回归正常,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家的生活、工作方式也都多多少少被改变了。直到今天,要求参团游客出示健康证明、座位保持安全距离、出游目的地景区严格核查……依旧是各家旅行社组团的硬性要求。与此同时,很多旅游从业者也开始在这种变化中思考旅游的未来——当人们习惯了自助游、自驾游、云上游,是否会冲淡人们对跟团游的关注?华磊觉得,目前跨省游市场也已经给出了一点答案——游客对品质出游还是有期待的,“线上游与真切地实地体验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完全无后顾之忧、又能充分考虑个性化兴趣需求、各方面品质跟得上的跟团游,也能为长线自助游省去很多精力和费用,所以只要是优质的团,游客还是会跟进来的。”但如何理解“优质”这两个字?又怎么把握游客的口味?华磊还在这场挑战和机遇中不断探索和寻找答案。

对话

记者:现在这个阶段您觉得选择跟团出游是比较合适的时机吗?

华磊:我个人认为现在这个时候选择出游还是不错的,旅行社本着服务至上的原则,目的地合作旅行社都找的当地比较有实力的大公司,而且合作关系基本都有十年左右,为游客出行的担心扫除了很大的顾虑。并且价格也比往年优惠一些,例如上周两个90后的年轻人选择了甘青双飞八日的纯玩团,线路涵盖甘肃青海两省最著名的所有景点,价格3999元比往年大概优惠了500-600元,我们对于此时出行的各个方向的客人都对地接旅行社做了多次的强调,务必保障行程的安全和服务的质量。

记者:坚持到现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华磊:既然坚持下来了,经过了欣喜、慌乱、失望和心浮气躁等等情绪之后,还能调整回来,所以我坚信,虽然我们行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但是一定会好起来的。现在游客对旅游从业者的要求更高更加多元化了,所以还是要不断加强相关业务知识的学习,多看相关视频和书籍,跟上旅游发展的节奏。(青岛早报记者 李彦宏 杨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