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丨“退群”还想瞎指挥,美强推联合国制裁伊朗碰壁

新华社华盛顿8月20日电(记者刘品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日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通知安理会美方将启动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程序,即所谓“快速恢复制裁”机制。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此举意在彻底扼杀伊核协议。但实际上,已退出伊核协议的美国根本无权要求安理会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失道寡助的美国遭遇国际社会普遍反对。

扼杀协议

蓬佩奥20日在联合国对媒体表示,美方此举目的“简单明了”,就是不允许伊朗参与武器贸易。

然而,此间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并不仅是对伊武器禁运的延长,而是扼杀伊核协议本身。

2018年5月11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民众抗议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新华社发,哈拉比萨兹摄)

曾任美国国务院负责核不扩散事务官员的马克·菲茨帕特里克认为,对伊武器禁运延长与否对地区安全局势的实质影响并不明显。特朗普政府的真实目的是在总统选举之前恢复对伊全面制裁,从而彻底终结伊核协议。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国安理会随后通过第2231号决议,对伊核协议加以核可,决定维持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至2020年10月18日。这一决议中设有“快速恢复制裁”条款,若伊朗被认为违反伊核协议,则将自动恢复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前联合国对伊实施的制裁。

无权启动

美国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作为全面协议退约者,美国已经丧失协议参与方资格,根本无权要求安理会根据第2231号决议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同时,在全面协议参与方尚未穷尽争端解决机制的情况下,“快速恢复制裁”机制也不能被启动。

不过美国政府辩称,虽然美国退出了伊核协议,但作为该协议的最初参与者,有权要求安理会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

2018年5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的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时表示,伊朗如果不改变当前路线,将受到美国“最严厉的制裁”。(新华社记者 杨承霖摄)

对此,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副教授、前联合国负责法律事务的助理秘书长拉里·约翰逊指出,“快速恢复制裁”只能由伊核协议参与国启动,而美国的政策行为已表明其不再是参与国,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在法理上站不住脚。

就连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推动者、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也在《华尔街日报》上发文坦言,美国已退出伊核协议,无权启动“快速恢复制裁”。

遭受孤立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试图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的举动,于法无据,于理不通,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成功的可能。

英国、法国和德国三国外长20日晚发表联合声明,反对美方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启动针对伊朗的所谓“快速恢复制裁”机制。

三国外长在声明中表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不再是协议的参与方,三国已向安理会轮值主席国和所有成员国表达了立场,反对美国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发出的通知,因其和三国支持伊核协议的立场相悖。三国呼吁安理会所有成员国不要采取任何只会加深安理会分歧或对其工作产生严重不利影响的行动。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20日在莫斯科对媒体表示,美国已经退出伊核协议,没有资格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快速恢复对伊制裁。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新闻发言人20日表示,全面协议参与方和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都认为美方要求不具任何法律基础,“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并未启动。

美国《纽约时报》撰文指出,尽管特朗普政府想要孤立伊朗,但美国企图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而导致的外交对峙,反而或许是美国被世界秩序孤立的最生动写照。

责任编辑:程雪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