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风华 红动胶东│天福山精神代代传

     


      天福山,群峰环抱,林深草郁。1937年12月24日,中共胶东特委在这里举行抗日武装起义,成立了胶东第一支人民抗日武装。光阴似箭,战争硝烟已经散去,抗战英雄的事迹却激励着一代代威海人,群众也把抗战英雄牢牢记在了心里。

百岁老党员的初心故事

今年5月19日是王淑贞107岁的生日。来自天福山女子民兵班的牛一杰等人再次来到王淑贞的家乡——文登区界石镇阎家泊子村,陪老人一起过生日。因年事已高,王淑贞说话已不是很清晰,除了“谢谢”外,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革命”。

       “来看奶奶时一定要穿民兵服装,如果是便服,奶奶就不认识我们了。”牛一杰说,王淑贞是昆嵛山红军游击队队员刘福考的妻子。1936年,刘福考为掩护战友突围,壮烈牺牲,悲痛的王淑贞内心也因此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王淑贞的党员登记表。

天福山起义纪念馆保存着王淑贞的党员登记表,入党动机一栏上写的是:“为我男人报仇,为了将来的幸福。”

1939年10月11日,经组织批准,王淑贞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党的地下交通员。

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王淑贞装疯卖傻伪装自己。常常把情报挽在发髻里,别着珠花,山前山后到处“乱跑”。家里的菜窖子也成了地下党领导机关的活动场所,干部在里面开会,王淑贞就带着孩子挖野菜、做针线打掩护。

后来,王淑贞当起了村妇救会长。白天,她组织村里的妇女为八路军贴饼子、备干粮;晚上,就借着月光为战士纳鞋、做衣裳。新中国成立后,王淑贞成了村里的妇女主任,谁家有个大事小事,她总是第一个跑去帮忙。老人100岁时还坚持参加村里的党员会。

牛一杰说,王淑贞从未向党和组织提过任何要求,说起以前的事迹,她总是谦虚地表示,“干工作不用说这说那,听党的话,谁都一样。”

王淑贞最喜欢的歌曲是《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每次牛一杰和同事去看望老人时,总会给她唱起这首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他不怕风吹雨打,他不怕天寒地冻……”

张玉华将军骨灰埋葬在天福山上

在天福山起义纪念塔旁,有一棵不起眼的松树,这里是威海籍开国少将张玉华的骨灰埋葬地。

2015年9月3日,张玉华作为抗战老同志乘车方队成员,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经过天安门时,张玉华用颤颤巍巍的右手,敬了一个郑重无比的军礼,他的眼睛虽不如昔日明亮,却饱含深情。这一幕,令无数人热泪盈眶、记忆犹新。

2017年9月10日,张玉华因病在南京逝世。9月16日,张玉华将军的遗体在南京火化。遵其遗嘱,骨灰由其亲属送回文登,埋葬在天福山上。

“1937年12月24日,胶东特委在天福山领导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创建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张玉华任第一大队第一中队指导员。他从此开始了军旅生涯。”牛一杰说,老将军骨灰埋葬时,遵照其遗嘱,丧事从简,仪式现场仅直系亲属和少数工作人员参加。

周边群众得知老将军骨灰埋葬在天福山上的一棵松树下后,几乎每天都有人前来祭奠。“老将军的遗嘱是丧事从简,一开始没有立碑,大家不知道老将军骨灰埋葬地的具体地点,纷纷到纪念馆打听。面对群众对老将军的敬重之情,在征得其家人同意后,我们才找了块不大的石头,刻上了老将军及其爱人的名字,安放在松树旁。”牛一杰介绍。

早在2001年,张玉华就写下了遗嘱:“我活着为人民,我的后事也要为人民着想,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不去做于死者无益、于活者有损的事。”

【相关新闻】革命火种在这里燃起

前不久,位于天福山脚下的文登区文登营镇召开了一场主题为“追寻红色记忆 传承革命精神”的天福山起义红色史料座谈会。

参加过天福山起义的刘中华将军的遗孀、103岁的老党员孙玉琦得知座谈会召开,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到:天福山起义领导者理琪来到胶东落脚的第一站,是在文登营镇的西字城村。

文登博物馆原馆长王德松和西字城村原党支部书记邓华曾详细研究过那段历史,两人介绍,1936年,理琪经在中共河南省委工作的西字城人邓汝训介绍去文登工作。当年1月,理琪化名“王奇”,打扮成一名卖文房四宝的商人,乘船由上海辗转来到文登西字城村,暂住在共产党员刘其章家中。2天后,理琪找到邓汝训家,向邓家人出示了邓汝训的亲笔信。为掩护身份开展工作,理琪后来便在邓家住下,拜邓母为干娘。邓母贤惠明理,对他视同己出。

过了一段时间,理琪被护送到3公里地以外的沟于家村张修己家(即中共胶东特委旧址所在地)。至此,理琪才完全和胶东党组织接上关系。

理琪到来后不久,成立了文登县委,并组建起中共胶东临时特委,他带领大家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迅速让胶东党的各级组织得以恢复和发展,广泛发动群众,为天福山抗日武装成功起义奠定了牢固的组织基础。

1937年12月24日,天福山起义爆发,打响了胶东武装抗日第一枪。(Hi威海客户端记者 沈道远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