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发布:北上深雄踞10强,靠什么?

青岛日报2020年10月19日7版

纵观全球,在宏观区域内发挥金融枢纽作用的大中型城市,通常被我们称为金融中心,它们往往与证券交易所、金融产业、银行业等密切相关,经济也相对发达。

日前,由国家高端智库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与英国智库Z/Yen集团共同编制的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GFCI 28)”在中国深圳和韩国首尔同时发布。

上海外滩夜景。

本期指数共有111个金融中心进入榜单,纽约、伦敦、上海分列前三名。随着西安和武汉的加入,中国内地已有12个金融中心城市上榜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其中上海、北京、深圳位居全球前十位。

这些城市的金融业发达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本期指数,青岛位居全球第47位,较上期跃升52位,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距离前排阵营仍有不小的差距。研究先进、学习先进,对青岛来说,可能是最快捷的提升路径。

敢与纽约、伦敦“三分天下”的上海,底气来自哪里?北京、深圳又有哪些领先之处?

三座城市成为金融巨擘

上海对于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渴望为时已久。早在2009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通过了在2020年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方案。

近年来,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上的进展有目共睹,得到业界认可,可以说已基本实现了目标。9月25日,英国智库Z/Yen集团发布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8),上海首次跻身全球前三甲。这表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日益巩固,愈发受到全球经济金融界的广泛认可。

2020年是上海实现“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一国家战略目标的收官之年。在今年3月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首次晋级GFCI全球第四后,上海在完善金融要素市场、健全金融机构体系、优化金融服务功能、营造良好金融生态环境等方面持续发力,金融核心功能不断得到提升,一跃超过日本东京,进入全球前三阵营。

本期指数第7和第9,被北京和深圳摘得,说明城市金融业实力和影响力足够强大。

作为中国政治中心,北京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条件,在全球金融领域的前排,占得一席之位。目前,北京的金融资产达到140万亿以上,占全国的45%左右,而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有各类金融机构1800多家,其中总部企业175家,金融机构资产规模达到102万亿元,占全国的近40%。

站在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飞速发展自然离不开金融之水的灌溉。深圳特区成立40年来,金融业增加值年均增长28%,高于GDP增速6个百分点,成为全市经济增长的压舱石,2020年上半年金融业占全市GDP的16.2%。

要素完备夯实金融业基础

上海、北京、深圳这三大城市靠什么走到了世界金融舞台的中心?

一个城市的金融实力、影响力以及地位的评定,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就当下来看,金融要素市场齐全、金融业开放程度高、金融科技水平不断提升等成为上述三大城市的着力点。

金融要素市场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核心,也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最大优势。目前,上海集聚了包括股票、债券、货币、外汇、票据、期货、黄金、保险等各类全国性金融要素市场,成为国际上金融市场体系最为完备、最为集中的城市之一。

美国汇盛金融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说,上海原油期货目前与纽约原油期货和英国布伦特原油期货在全球位列前三,而且这三个原油期货价格基本上都已经非常均衡,上海原油期货价位基本上就在纽约和伦敦价位中间,其交易量等方面都非常不错。“就是说上海开始交易就立马成为第三大,这很厉害,之前迪拜也试过,印尼也试过,很多国家都试过,但原油期货都没有做起来。”

深圳的金融要素市场也很完备,且部分要素的质量可以叫板上海。上海和深圳各自拥有一家证券交易所,也因此,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两大核心地区。截至2020年7月,上交所上市公司总数1677家,总市值约为42万亿元;深交所上市公司总数2261家,总市值约为31.7万亿元。

高水平开放打造核心竞争力

开放是上海最大的优势,也是成就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探花”的核心竞争力。

在整体国际化水平方面,上海经济外向度、机构国际化和国际影响力均位列全国第一。截至2019年末,上海外资金融机构超过510家,外资金融机构占上海金融机构总数近30%。通过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等试点,全球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大多数在上海设立了营运机构。

北京则率先实现全领域的金融开放,2018年以来40余家外资金融机构落地北京或者扩大在北京的投资,包括标普、惠誉、穆迪三大评级机构,万事达、VISA两大银行卡清算机构,高盛、瑞银、瑞信等国际知名投资银行以及环球银行从业协会SWIP等国际金融组织。涵盖了保险、证券、金融科技、资产管理、金融科技、支付结算、征信评级等各个领域。北京日益成为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的首选地。

北京稳步推进金融市场准入放宽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的可兑换。“我们在北京中关村率先实施资本项目建议化改革系列措施,我们开展投资方式更加便携、灵活的QDLP试点,设立了人民币国际投贷资金。”北京市副市长殷勇介绍。

殷勇说,北京注重金融开放与专业服务协同发展。经过先后三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北京形成了一百二十多项全国首创或者效果最优的开放创新举措。除了金融之外,在法律、会计、教育、医疗、人力资源、知识产权等专业服务方面都不断提升开放的力度,形成了以服务业为特色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机制。

科技金融重塑金融中心格局

未来的金融中心一定是金融科技中心已成为全球共识。金融科技将重塑世界金融中心格局,因此也成为全球金融业抢占的制高点。

自2016年起新加坡每年举办金融科技节,仅2019年参与人数便超6万。香港1999年设立香港数码港,去年推出“金融科技合作平台”等措施,争做全球创新科技枢纽。上海今年更是连发多条关于推进金融科技中心建设、金融科技人才引进等相关的政策。

深圳立志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深圳有着一批优秀的金融科技领军企业,包括目前已是国内最大规模金融科技集团的中国平安,国内首家互联网民营银行微众银行,首家推出人工智能投顾服务的招商银行,唯一持牌市场化的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等等,他们是深圳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先锋部队。

事实上,基于区域经济的发展特点,深圳的金融科技起步更早,专利储备、创新研究等方面的能力都处于领先地位。

近年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院、未来金融监管科技研究院、全国唯一的金融科技测评中心、全国唯一的市场化个人征信公司百行征信、具有EID数字身份认证技术的中信网安,一批金融科技重要机构落户深圳,为金融科技发展提供了基础设施保障。(整理自第一财经、新华财经、希财网等)

点击链接查看更多新闻:

在坚守中自我变革,深圳工业叫响全球

责任编辑:孙源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