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堰一年连塌两次,两亩半茶园泡汤……即墨田横镇茶农遇伤心事

即墨区田横镇时家丰城村村民于先生承包了20亩山地。去年5月,负责土地整治的施工队到他承包的山地里垒起了10多段石堰。“石堰垒起来,增加了山坡上土地的耕作和种植的面积,对于美丽乡村也是件好事。”当时满心欢喜的于先生没想到,石堰在一年时间内两次出现坍塌,特别是第二次坍塌的土石堵塞了水沟,因为抢修不及时,导致积水无法排出,种植的四亩茶叶,有两亩半被泡坏。于先生向观海新闻直通12345和青岛晚报新闻热线反映了他的遭遇。

于先生家的茶田,靠近石堰附近的茶树稀稀拉拉。

坡地石堰修好后连塌两次

2019年1月,时家丰城村村民于先生承包了大约20亩地。一个月后,施工队上山了,要在他承包的坡地上垒起石堰。到了当年5月,坡地上已垒起了至少10多段20米到40米不等的石堰。

石堰完工后,于先生在其中的4亩坡地上种上了名为“鸠坑”的茶。这些茶田的东南边地势较高处,都有垒起的石堰。2019年9月一场秋雨过后,于先生到茶田查看,发现部分石堰已经坍塌。于先生立刻拨打了施工队的电话,过了两个月,施工方才派人来维修。

于先生原本以为事情过去了,没想到今年5月的一场雨水过后,茶田边的石堰再次坍塌。“这次塌得更厉害。”于先生出示了当时拍摄的照片,茶田边至少有三段石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坍塌,落下的石块混杂着泥土堵住了下面的排水沟。

“水排不出去,茶田被水浸泡,涝死了。”于先生称,当时积水最深处超过10厘米,由于石堰多处受损,脱落的石块、土方太多,他无法自行清理,只得再次联系施工方。

今年5月,从石堰上坍塌的土石堵住了茶田的排水沟。(于先生供图)

排水被堵两亩半茶园被泡

“当时,他们说地里进不去人;后来天晴了,他们又说找不到人。”于先生称,从2019年5月开始,他找过村里,也拨打过12345政务服务热线,热线通知施工方去现场维修,但施工方并未照做。“我至少找过他们四次,可他们就是不来。”于先生称,今年10月管区主任联系了施工方,10月中旬,工人们到场施工,几天后将石堰垒好。

11月2日下午,记者在于先生的承包地里看见,于先生茶田的西北角的茶树是正常生长,但东南角都是稀稀拉拉的。于先生称,经过估算,大约有两亩半的茶树全部死亡,需要重新栽种。育苗费、承包费、人工费等费用加起来,损失大约在25000元。

新修的石堰倒塌了两次、土石不及时清理……于先生觉得,施工方难辞其咎。他向施工方提出索赔要求,但对方拒不承认有责任,说是和今年多雨的天气有关系。

施工方回应称这是“天灾”

11月2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堆砌石堰的项目经理张先生。张先生确认,今年5月没能及时维修,是和雨水太多有关。“山坡的土地比较厚,进不去机器,进不去人。今年这个情况,属于天灾。”张先生称,于先生的茶树是刚栽种的,并不是生长多年的老茶树,他和于先生沟通过,觉得他的要求不合理。

“一年前垒好的石堰,为何会在一年内连塌两次?”面对这一问题,张先生表示,石堰施工时没有用水泥,按照设计要求,全部是干砌。“在田间地头,我们没法去打地基,这在田地里很常见。”张先生称,作为施工方,他们也不愿意让石堰倒下。

希望相关部门能给个说法

堆砌的石堰属于什么工程,为什么会在田间地头开工?记者继续展开调查。记者联系了施工单位和时家丰城村村委后得知,堆砌的石堰属于自然资源部门的一项土地整治工程,是一家名为“明瑞”的工程公司组织施工。张先生承包的地,属于这项工程的第14标段。项目经理张先生也向记者确认,他所在的公司,是从这家名叫“明瑞”的工程公司手中承包的14标段施工。记者在即墨区自然资源局的官网信息上看见,即墨区自然资源局在2019年11月召开过土地整治工作专题会议,当时确实有一家名叫“明瑞”的工程公司与会。

“如果能及时维修,他(于先生)家的茶田不至于有那么大损失。”一名村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4标段施工完成时,希望时家丰城村村委确认签字验收。但村委发现,于先生和施工方一直未就此事达成一致意见,村委一直没有签字验收。

“这项工程是为了造福农民,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到头来会让我受损?”于先生称,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给他一个说法。(观海新闻/青岛晚报 记者 刘卓毅)

责任编辑:荣潇